「艺术人需要不断学习-海南三亚新闻-环江新闻
点击关闭

作品一聞-「艺术人需要不断学习-环江新闻

  • 时间:

武汉动物园告急

集合同道 為武漢抗疫獻力「誰無暴風勁雨時,守得雲開見月明。」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之時,得丘禮享谷聯合上海得澗書畫研究會共同發起了「萬眾『藝』心,以書抗『疫』」網絡書法展,呼籲大家拿起手中的筆為武漢加油,為中國聚力。

少年時期的劉一聞,語文課頻頻得讚賞,數學卻「一塌糊塗」,「當時我媽媽因為我太偏科急得要哭,後來我拜師學藝,又在謝老師的力薦下進入了上海博物館工作,通過學術反哺創作,這些對我都是很重要的經歷。」以篆刻出名的劉一聞,最初是在舅父的介紹下,與篆刻大師蘇白相知後又相惜,在他最新出版的《一聞藝譚》中,詳細介紹了與蘇白相識的過往,蘇白對自己無私的傳授讓劉一聞記憶至深,而正是憑藉自己對篆刻的喜愛與悟性,再加上老師的教導,一九八○年代中期,原本只是愛好的篆刻,讓劉一聞在圈子裏被熟知,也成為了他終生事業的一部分。

圖:劉一聞作品「共克時艱驅疫魔 天佑中華保平安」

弘道,養正。在劉一聞主編的《得澗年刊》中,他用這幾個字闡述了創刊的旨趣。翰墨抒懷,劉一聞的作品亦將其一生風格描盡。正如孔夫子所說「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劉一聞眼中的書法,不僅是中國文化的表現,更是文化內涵的根。七十歲生日時,他將十年所得濃縮在三本書中,傳達理念的同時以此激發更多的創作靈感,他亦有計劃來港再開展覽,為文化融合與創新尋找新的觸點。

二○○八年,劉一聞成立得澗書畫研究會,吸引藝術家的同時,也讓不少新人有了展露的平台。對於新人,劉一聞願意提拔,但亦有「不能急功近利」的原則。「藝術人需要不斷學習,不斷創新,才能表現真我。」

藝術互通 模仿勿迷失自我都說藝術互通,劉一聞對音樂的「挑剔」與認真,也體現他的真性情。「音樂多聽能夠感受到不同的情感,書法多學才能更知高低優劣。」談及自己的書畫緣,劉一聞直言受多位恩師影響極大,學習書法最重要的便是會模仿卻又不迷失其中,「我一直記得謝先生(謝稚柳)的教導,臨摹古人不能臨摹到底,要挑有用的字,要有悟性認識自己。」

一九九○年代,劉一聞在謝稚柳的推薦下加入了上海博物館,對於他來說這裏「不是創作的地方,而是一個學習的地方。」劉一聞對於恩師們的話時刻警醒:「謝先生說的一句話,『跟我輩人學當然有必要,但是如果自己不讀書,終究表面。』非常好,只臨摹不學習不領悟,是難以體會書法的內涵的。」在博物館內,每一次在庫房中看到古人作品,劉一聞坦言都觸動極大,「很多人臨帖學習歐陽詢、顏魯公,但學的進去出不來,臨摹古人碑帖不能臨摹到底,不能局限在技法層面,古人很多高明之處不是一下子能看得懂的,一定要多學多思多悟,才能看清自己。」

同樣的,劉一聞也以作品會友,並不以名氣為交往原則。年輕時,他在上海本地的《新民晚報》投稿,結識了當時的文化編輯祝鳴華,兩人在篆刻方面各有所長,從此成為至交好友,至今劉一聞依然會在祝鳴華所主編的「夜光杯」欄目投稿寫作。而在他所著的《一聞藝譚》中,他的一名學員蔡禮禮被他歸在了「師友篇」類,恰如當年劉一聞與老師們的書信往來以及無私教導,劉一聞與徒弟亦師亦友,十年的書信藏着對於書法篆刻新人的鼓勵與期望。

「看到疫情情況,只要是中國人,相信都會有一種情感,希望擔起這樣的責任,用自己擅長的方式表達出來。」劉一聞書寫了「巍峨中華」,來為武漢,為湖北,更為中國打氣。此次抗疫網絡書法展收集了來自全國各地四十餘位書法家的近百餘幅作品,涵蓋書法、篆刻、繪畫等藝術形式,希望通過網絡展出的方式為打贏防控疫情阻擊戰貢獻一份「得澗」的力量,「作為文化界的一員,我可能不能像醫護人員站在最前線,但我希望做出一份努力,這對於我來說是義不容辭的。」

風格多變 提攜新人在書畫印等多方面發展的劉一聞,其作品風格也是不斷變化,從早期的典雅清逸,後又更飄逸有力,卻從不失風骨。談及欣賞的風格作品,劉一聞有自己的見解,他喜歡伊秉綬的作品布局,「如果你把他的落款拿掉,只看正文,可能看不出很多好處,但你看他的款子,就知道他的高明之處,書法不是局部欣賞的藝術,而是要整體契合,讓人舒服,發現前人的智慧之處。」他還欣賞劉雲泉、陳新亞等書法家的作品,「我第一次和劉雲泉見面時,聊了很久很久,就像多年朋友見面,在藝術表述方面我們是惺惺相惜的。」

今日关键词:销售伪劣口罩被抓